欢迎进入为什么ag大注就死【真.AG平台】!
当前位置:主页 > 采购指南 >

图解荷兰设计师如何玩转“雾霾净化塔”?

时间:2020-06-15 13:59

  不过,丹˙罗斯加德正期待着他的9月中(wù)国(mái)行。这位可以用标准的中文发音“你好!”打招呼的荷兰新锐设计师,要在雾霾深重时带来他的最新设计作品——“雾霾净化塔”。

  可移动的“雾霾净化塔”高23英尺,呈白色百叶窗结构,启动时两侧各张有一翼,光从外型上就赚足了眼球。它采用轻型材料,非常方便运输,一天就能安装完毕。其功率为1400瓦,相当于一只电热水壶。

  在丹˙罗斯加德的家乡鹿特丹,PM2.5年均浓度只有16微克/立方米,堪比三亚,但罗斯加德觉得这已经“不如想象的好。”

  坐落在荷兰鹿特丹海港附近一座占地 930 平米的前玻璃工厂中,这家有着32人的设计工作室起初只是个12人的小团队。

  “之后公司越做越大,人数也变多了,其中三分之一是设计师,三分之一是工程师,余下三分之一是项目管理者。”罗斯加德说,他们每设计一项产品都会聘请相关领域最顶尖的3-4位专家参与研讨实验,其中不乏独立学者和大学教授,

  他认可道,“这是一项互动性非常强的工作,因为有专家同我一道不断地进行实验、测试,才能将构想变成现实。”包括之前设计的“水之光”、“梵高自行车道”、公共互动景观装置“沙丘”都采用了这样的专家合作模式。

  “水之光”由最新LED技术、软件和镜头所营造出的氤氲起伏的波状投影光线组成。

  罗斯加德曾说“在水务设施和历史的推动下,整个国家的景观都不断发生革新,然而随着时间流逝,我们似乎早已将国家四周的水忘得一干二净。”

  “水之光” 是一片赞颂水的诗意与力量的乐土。这滔滔洪水之景带给人们无限的视觉冲击,展示了荷兰失去水务设施后的景象以及这个国家与水的深远历史。

  而“梵高-罗斯加德自行车道”则由上千枚发光的石头组成,构思源于梵高的作品《星夜》。这条车道在白天充电,夜里便繁星闪烁。位于荷兰纽南,一个创新发明与文化遗产相互交织的城市,也正是梵高在1883年至1885年所居住的地方。

  塔是一种在亚洲常见的,有着特定的形式和风格的中国传统建筑。两年前,罗斯加德在北京与中国宝塔邂逅之时,恰感受到其雾霾之严重。“孩子们在雾霾天都不能进行户外运动”他说。他和聘请的4位专家花费了两年的时间设计出了世界上首座最大的塔状户外空气净化器——“雾霾净化塔”。

  罗斯加德称只需36个小时,采用利用电离技术吸霾的净化塔可以除掉空气中百分之七八十的杂质,但天气和区位对除霾效果有很大的影响。

  当前,他们制造出来的这个“大家伙”的预估使用寿命为10年,售价未定,但已经收到了来自印度新德里和孟买、墨西哥城、巴基斯坦、智利、圣地亚哥的预定。“我们之间保持着电话和邮件的往来。”罗斯加德说。

  “当然,人们印象中环境良好的欧洲国家同样也有空气问题,例如伦敦、巴黎,我们做了充分的市场调研,不担心卖不出去。”罗斯加德说,今后还计划生产加大版的“雾霾净化塔”。

  “如果我们能在一些公共场所如大家喜欢跳广场舞的地方放置一座雾霾塔的话,我想肯定是会受到市民欢迎的。”中国环境新闻工作者协会秘书长刘国正说。

  受刘国正之邀,今年9月,罗斯加德团队将携一座雾霾净化“神器”前往北京,应战帝都雾霾。

  被问及雾霾净化塔在中国是否已经被预订时,罗斯加德表示“我们正在与中国环保部门支持这一项目的人进行磋商。”

  “去年北京重雾霾天气期间,中央电视台对罗斯加德设计‘雾霾塔’一事做出报道后,就引起了我们的关注。此后我们就试图与对方取得联系,后来通过天津的一家企业与罗斯加德进行了沟通,双方都表达了开展合作的良好意愿。”刘国正说。

  对于大家所关心的“雾霾净化塔”将置于北京何处这一问题,罗斯加德笑笑说“这还得保密,两三个星期之后你们就知道了,过程中中方和我的团队都会监测净化塔周围的空气质量。”

  罗斯加德称这是一次“伟大的”北京之行。“在这一段时间中,我将会尽可能近距离地待在“雾霾净化塔”周围,戴上口罩,当然,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有比这更好的解决办法。”

  北京只是第一站,之后还会在中国选择四座城市进行展览。“我们计划在每一站待两个月。”不过这些城市还未确定,之后将由罗斯加德的工作室在网上发起投票,公众公开选出巡展城市。“预计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群众会对这个活动的关注度更高一点。”罗斯加德说。

  时事造治霾“神器”。在中国,柔翼无人机、雾炮车,各种奇招齐上阵。南方周末曾报道某些地方政府“病急乱投医”,在治霾任务的层层加码下斥重金购买喷雾车,动辄数十万,效果“比不上一阵小雨”。

  罗斯加德的“雾霾塔”好似一个大型的净化器,在它的内部有一台真空吸尘器,利用电离技术吸入雾霾,滤掉其中的有害颗粒,然后排出净化后的空气。

  目前净化器运用的核心技术无非两种,一个是高压静电式,另一个是过滤式,而高压静电除霾,通常运用在工业场所人机分离的条件下,它一般性情况下都会产生臭氧。

  超标的臭氧是无形的杀手。它强烈刺激人的呼吸道,造成咽喉肿痛、胸闷咳嗽,引发支气管炎和肺气肿。

  南方周末记者向罗斯加德咨询是否采用了静电除霾技术,他很坚决地回答说不,并且表示“雾霾净化塔”不会产生臭氧,“百分百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这涉及到信誉问题。”

  谈起“雾霾净化塔”,国内新颐空气净化器创始人梁令坚直言“‘雾霾净化塔’的新闻早就出现过,技术上要实现并不是什么难事,更多可能只是一个噱头。要说真有什么创新,对方的创新在于创造了一种新的行为艺术。”

  不过,“雾霾塔”并不是罗斯加德对于中国雾霾的唯一设计,他还将雾霾塔收集的颗粒制成戒指。

  空气中雾霾颗粒42%的成分是碳,罗斯加德团队将净化塔收集的雾霾颗粒压缩成“黑色宝石”,这些宝石可以制作成个性十足的戒指。

  早在2015年7月罗斯加德就在kickstar发起了一项众筹,在为期56天的时间中,该众筹获得了1577人支持,共计筹得113,153欧元,合人民币约83万元。在众筹活动中,“黑色宝石”定价50欧元,用其制作的戒指或袖扣定价250欧元。

  “减霾计划”采用“以物养物”的资金循环模式,“我们的团队曾经设计出很多交互式景观,力在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为智能、洁净、美丽,而雾霾戒指让这一活动更加与众不同”罗斯加德强调,“它让普通大众参与了进来”,“很多人对我们的雾霾戒指感兴趣并买下他们,”他还说,每制作一颗雾霾戒指,相当于净化1000立方米的空气。而这一次,用中国雾霾做出来的第一枚戒指,将送给某位关心环保的明星,但罗斯加德并没有透露其姓名。

  罗斯加德团队将从空气中提取的的碳颗粒压缩并封存在亚克力立方体内,制成“宝石”戒指和袖扣对外出售,所得收入用于研发和建设更多的净化塔。“这是双赢模式,有‘雾霾塔’才会有雾霾戒指,有了雾霾戒指,才能造出更多‘雾霾塔’,我们希望让‘雾霾净化塔’去到每一个城市。”

  作为中方邀请人,中国环境新闻工作者协会秘书长刘国正表示,目前我国大气污染治理的任务很重,引进“雾霾塔”来北京主要是基于其警示作用。

  面对外界的关注与质疑,罗斯加德倒是显得很有信心,他认为“雾霾净化塔”不仅仅是一个象征,也提供了一个解决环境问题的新思路,“中国是第一站,其他许多国家在“减霾计划”中会紧随其后。中国作为一个范例,正在向世界展示它以积极的态度解决这一环境问题,中国人不应再为雾霾问题此感到羞愧,相反地,中国采用创造性的科技为解决雾霾问题而行动,作为一个平台来展现让城市变得更好的科技。”

  “我们希望让‘雾霾净化塔’去到每一个城市。”他说,“我很喜欢中国,创意来源也在中国,所以我很乐意把中国放在巡展的第一站。”